CBA注册截止郭艾伦、周琦去留悬念推迟至9月中旬

CBA注册截止郭艾伦、周琦去留悬念推迟至9月中旬

所谓注册,是中国体育运动员多年来参赛报名时的专用术语,只有完成注册才能获得参赛资格。所以,每年的CBA注册截至日的一大看点就是各队的本土球员阵容有哪些变化。至于今年,除了周鹏、高诗岩、丁彦雨航这三位全明星球员的转会引起广泛关注外,中国男篮三位核心球星周琦、郭艾伦、赵睿的未来去向无疑更能撩动球迷的神经。在这其中,8月初通过新华社公开提出转会申请的郭艾伦是否能如愿转会、辽篮能否赶在注册截至前说服郭艾伦完成压哨注册是最热门的线点谜底揭晓:赵睿与母队广东宏远以C类合同续约一年,这意味着明年夏天围绕赵睿的去留可能会再生波澜。而郭艾伦、周琦和其他一些为国征战的国手们均被各自的母队进行了预注册,从而将郭艾伦、周琦去留的悬念延迟至9月份,最晚可能要到9月中旬才有定论。很多球迷可能并不清楚什么叫预注册以及预注册意味着什么,更不清楚为什么郭艾伦、周琦等国手可以在注册截至日当天通过预注册的方式延缓注册。

虽然郭艾伦、周琦通过预注册的方式获准延迟注册,但业内普遍担心的是,一旦后续未能达成续约协议,两人仍有很大可能缺席新赛季的CBA比赛,这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CBA新赛季的关注度、话题性、赞助商和版权商参与联赛推广的热情。如果两人再无法征战海外联赛,那么中国男篮的这两大核心将整个赛季都无球可打,两人的竞技状态将被打上问号,进而影响中国男篮在2023年篮球世界杯的成绩。要知道,中国男篮在2023年篮球世界杯的成绩好坏将直接决定中国男篮是否能直通2024年巴黎奥运会。

在中国男篮因为2019年世界杯成绩不佳导致缺席东京奥运会后,中国男篮如果再无缘巴黎奥运会,这将是中国男篮历史上最尴尬的耻辱和史无前例的危机。届时可能会引发整个中国篮球一连串的负面连锁反应,甚至危及中国篮球来之不易的改革局面。面对这种潜在的风险,业内均希望周琦、郭艾伦能够在接下来这个赛季中保持良好的竞技状态,最起码不要无球可打。国家队和联赛唇齿相依,如果中国男篮连续无缘奥运会,那么CBA的商业价值很可能也会被殃及。

多说一句,周琦在2019年世界杯上表现低迷的原因之一就是,他在2019年年初从NBA回国后连续几个月都无比赛可打,自然难以保持竞技状态。面对这种前车之鉴,各方自然希望郭艾伦、周琦今年能否妥善解决自己在CBA联赛的去留问题。据了解,周琦回归CBA只是理论上的可能,而郭艾伦能否与辽宁男篮、辽宁省体育局达成妥善也是未知之数,沟通暂无进展。

多年来,中国职业体育联赛屡遭诟病的一点就是联赛人才缺乏流动性。好在近几年,随着CBA稳步推进工资帽策略,CBA球员的转会积极性和人才流动性有一定程度的提高,甚至连王哲林这种正值当打之年的联赛MVP都在各方友好协商下成功转会,这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但与此同时,还是有不少球员认为,现行的CBA球员合同管理办法仍在一定程度上压制了球员在合同到期后的自由转会意愿。

无论是去年与新疆男篮不欢而散的周琦还是今年通过新华社公开提出转会申请的郭艾伦,都是在合同结束后希望能自由转会,但两人的母队均按照CBA规定对两人进行了D类合同(顶薪合同)报价,这也让两家俱乐部均拥有球员的D类合同优先续约权。即,这两人只要想在CBA打球,就只能与母队续约,或者有第三方球队通过交易得到优先续约权。明明合同到期,球员却只能与母队顶薪续约,这让很多习惯看NBA转会的球迷颇为疑惑不解,但CBA当前的人才培养机制决定了其暂时无法像NBA一样允许顶薪球员自由转会。

从某种意义上,周琦和郭艾伦谋求自由转会,所要面对和挑战的不仅是各自的母队,而是CBA联赛的规则。回想1990年,欧洲足球运动员博斯曼在合同到期后无法自由转会,于是愤而起诉至法院,最终历时五年成功推动欧足联修改规则,允许欧盟球员在合同到期后可以在欧盟成员国内部自由转会,这就是被载入史册的“博斯曼法案”。如今,相似的情形在CBA出现,周琦和郭艾伦能如愿以偿推动CBA明星合同到期后自由转会、甚至成为CBA版博斯曼吗?

理论上,CBA注册截至日就是要求俱乐部为所有征战CBA新赛季的球员进行注册,逾期未能完成注册者则丧失参赛资格,前八一男篮队长韩硕就曾因为注册逾期而导致整个2017-18赛季无法参赛。那么,为何在今年的注册截至日当天,郭艾伦、周琦等国手未能完成注册却获准通过预注册的方式延缓注册呢?这是否是CBA为个别明星擅自修改规则、大开绿灯呢?

其实,为有国家队比赛任务的国手们酌情延长注册时限是CBA联赛的惯常做法。不仅《中国篮球协会注册管理办法》对此有章可依,而且中国篮协和CBA在过往的一些大赛年中也曾为国手延长注册时限,此举旨在保护俱乐部和球员为国征战的积极性。具体到今年,此前在8月8日,CBA公司就向各俱乐部下发了《CBA公司关于2022-2023赛季CBA联赛注册有关事宜的补充通知(一)》。其中明确提出,代表中国男篮在海外参赛和拉练的国家队员如果来不及在8月31日之前完成注册,可以申请延期注册,但俱乐部必须在注册截止前为其进行预注册。

国手们因为今夏为国征战而耽误了和俱乐部续约谈判的时间,影响注册是难免的事儿,所以可以获准暂缓提交注册材料,这于情于理都很好理解。具体到今年,考虑到疫情防控的问题,补充通知要求,国手们在回国后解除集中隔离及按所在地防疫部门要求完成居家健康监测(以解除隔离及完成居家健康检测相关证明为准)次日起7日内提交注册材料。

按照国内目前的防疫政策,从海外回国的入境人员要接受“7天集中隔离医学观察+3天居家健康监测”。在这种情况下,那些因为国家队比赛而影响注册进程的国手们自然都会被所属俱乐部进行预注册,辽宁男篮为郭艾伦、赵继伟、付豪三位国手进行了预注册,广东宏远为胡明轩和徐杰进行了预注册……而在预注册后,俱乐部和球员可以多获得17天的注册准备时间。

对于辽宁男篮而言,只有在接下来的17天内说服郭艾伦在续约合同上签字,才能完成注册,一旦无法如期注册,新赛季郭艾伦将无法为辽篮打比赛。看似辽篮有17天的时间可以和郭艾伦谈判,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目前辽篮俱乐部内部群龙无首,无人能做主拍板,给出明确的结论。

辽宁男篮投资人刘景远长期滞留海外,杳无归期,而辽宁男篮总经理李洪庆如今也已正式离职。在这种情况下,俱乐部层面还有谁能在重大事宜上做到一言九鼎呢?显然,面对一心求去的郭艾伦,辽宁男篮不仅自身要全力以赴,而且还要请辽宁省体育局介入,唯有如此,才有可能说服郭艾伦留队。

众所周知,郭艾伦、韩德君、赵继伟等辽篮球员都拥有辽宁省体育局直属的辽宁省体育运动学院的编制身份,所以辽宁省体育局在辽篮球员日常管理方面拥有很大的话语权。此前,郭艾伦在微博上已透露,辽宁省体育局不同意自己的转会请求。据了解,辽宁省体育局局长宋凯已亲自过问郭艾伦申请转会一事,指示辽篮要尽力留下郭艾伦,郭艾伦可以向体育局和俱乐部提出自己留队的相关条件。不过,知情人透露,双方的谈判目前暂无进展。

一、和辽篮达成一致,希望借此换取辽篮允许自己明年转会的承诺。坊间传闻,王哲林在2020-2021赛季就与福建男篮有过类似的君子协议,最终在那个赛季结束后,福建兑现承诺,同意王哲林转会到上海男篮。赵睿此次和广东宏远以C类合同续约1年,不排除也是为了明年可以顺利转会。如郭艾伦与辽篮以D类合同续约,按照CBA规定,D类合同的年限至少两年最多五年,但结束第一个赛季后即可以交易。

二、未能和辽篮达成一致,郭艾伦可能会选择前往美国自训和调理身体。郭艾伦最近几年不时就会带伤作战,如果借助这个赛季在美国边进行康复治疗边训练,说不定明年征战篮球世界杯时的状态反而会不错。

三、接受海外篮球俱乐部的邀约,前往海外联赛历练从而进一步提升综合实力。此前,咪咕篮球的朱怡在微博爆料称郭艾伦已经收到了三家海外俱乐部的报价。

对于中国篮协、CBA联盟和CBA球队投资人而言,他们其实乐于见到有更多的CBA球员前往欧美顶级篮球联赛进行历练。近年来CBA推行工资帽制度,并且受疫情影响,顶薪最高额度从税前800万一路下降至600万,这让过往拿到过税后1000万、税后2000万的球员心理落差极大。

不少CBA投资人对此并不讳言,称降低球员薪水除了因为过往CBA薪水虚高、俱乐部严重亏损外,同时也希望能通过限薪倒逼那些顶级球员走出国门,去海外顶级联赛提升自己。这样不仅对球员本身大有裨益,而且也有利于国家队备战。辽宁男篮此前就表示,将尽全力留下郭艾伦,将使用与郭艾伦所签合同中规定的“优先续约权”。同时也支持他前往NBA、欧洲联赛等高水平联盟效力,提升个人实力。

至于去年与周琦不欢而散的新疆男篮,今年仍为周琦进行了预注册,则是根据CBA规则在行使自己所享有的D类优先签约权的权利,这无可厚非。虽然周琦回归新疆的可能性并不大,但新疆男篮通过预注册,不仅可以向整个联赛宣示自己对周琦的优先签约权,暗示那些对周琦有兴趣的俱乐部必须与新疆男篮进行洽谈,而且也为周琦回心转意、重回新疆效力留下了理论上的操作空间。假如周琦在9月17日之前与新疆男篮续约,那么他就可以代表新疆男篮征战本赛季的CBA,但从双方尚未修复的关系来看,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既然周琦在新赛季回归CBA的可能性只存在理论上的可能,那么接下来他是否还会继续选择前往海外联赛效力呢?据了解,他会认真权衡去海外联赛打球的利弊。过去一个赛季他在澳洲NBL联赛获得的历练和进步有目共睹,但与此同时被外界忽视的是,周琦在家庭生活方面也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由于疫情原因,周琦家人无法陪周琦前往海外一起生活,而周琦过去这一年要么是在NBL打球,要么就是代表国家队征战国际赛事,剩余的时间则用在了各种入境隔离上,很少有时间去陪伴家人尤其是爱人和孩子,这让重视亲情的周琦觉得很是亏欠家人。所以,如果周琦继续不打CBA的话,他可能会有两种选择:要么收到海外联赛非常满意的邀约从而继续前往海外打球,要么选择自己特训同时可以陪伴家人的这种生活。

当然,如果周琦和郭艾伦坚持不肯与各自的母队续约,最终导致未能完成注册,那么可以确定的是,他们新赛季将肯定不能代表各自的母队征战CBA。不过,通过研究CBA的注册规则可以发现,理论上,他们仍有机会通过赛季中期的交易窗口期在第三方球队进行注册,从而赶上CBA本赛季后半程的比赛。

根据CBA注册规定显示,“母队放弃独家签约权后,球员成为受限制自由球员(认领球队须支付培养费)或自由球员(无须支付培养费)”,然后在赛季中期的交易窗口期,第三方俱乐部可以通过认领的方式完成签约并注册。

从去年周琦合同到期后要求恢复自由球员身份,到今年郭艾伦合同到期后提出转会申请,连续两年的休赛期,CBA均有顶级球星希望能够自由转会。在这背后,CBA关于D类合同优先续约权的规定遭到了以周琦为代表的顶级球员的挑战,周琦去年甚至为此经历了“CBA联盟调解——CBA联赛纪律与争议解决委员会合议庭仲裁——中国篮协仲裁”三个阶段。

如今,很多球迷也对周琦和郭艾伦合同到期却无法自由转会一事各持己见,吵得不亦乐乎。客观而言,CBA现行的球员合同规则与CBA当前的球员培养体系是直接挂钩的,当俱乐部花费真金白银才将球员培养成才后,CBA规则必须充分保障俱乐部的青训积极性。

这些年,每逢CBA出现争议事件,国人就会第一时间将其与NBA进行对比,并通过NBA的相应规则来评判CBA的争议。诚然,NBA是目前全球职业化程度最高、规则体系最成熟的篮球联赛,但这并不代表着CBA可以全盘照搬NBA的规则。最显而易见的一点就是,NBA和CBA的人才来源渠道就有着明显的差异。

NBA主要是通过选秀大会来招募NCAA高材生以及全世界的青年才俊,俱乐部无需向NCAA支付人才培养费用,只有当个别海外顶级潜力股需要买断合同时,俱乐部才可能会支付最高50万美元(后升至65万美元)的买断费。从人力资本产权角度,NBA俱乐部对NBA球员只有合同期内的有限使用权,而不具备产权。而坚持投资青训的CBA俱乐部则不仅对运动员拥有使用权,同时也享受人才资本产权。

细究CBA这些转会争议,其根本原因之一就是其更像是欧洲体坛人才培养体系和美国职业联赛运营体系的结合体。一方面,CBA借鉴吸收了NBA在竞赛章程、薪资体系方面的很多成熟规定,比如CBA现行的工资帽和标准合同就能看到NBA工资帽和球员合同的影子;但另一方面,由于CBA球员多是由俱乐部通过组建三级梯队培养,这更接近欧洲体育俱乐部的青训模式,这种斥巨资才获得的青训成果无疑需要保护,不能放任其随意转会。显然,只有充分意识到CBA的独特性后,才能客观公允地理解CBA制订规则的初衷,而不会一味援引NBA的规则来评判CBA。

CBA的球员早年主要靠各省体育局的梯队培养,并获得编制,享受体制内的各种福利,即便是退役后也能在体制内继续工作。随着市场经济制度彻底确立,CBA球员则主要靠CBA俱乐部自身的三级梯队自行培养,尤其是最近十五年,俱乐部成为青训的主要投资方,并为此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为了说服一些好苗子加盟,不仅要开出不菲的签字费,甚至还要为其父母亲朋安排工作和提供生意上的便利。并且,一批青年队中往往只有一到两人能够真正打出名堂,所以俱乐部自然不希望这些花费巨资培养的好苗子能被别人轻易挖走。

我国体育主管部门一直都非常重视通过注册制度来保护各省市地方队投资青训的积极性。早在国家体委时代,各省队之间、省队和军队之间不时就会因为争夺球员归属权而爆发冲突,所以国家体委在1994年初就出台了非常系统的《全国运动员注册管理办法》,各项目协会则据此又制定各自运动项目的注册管理办法。1995年出台的《体育法》第二十九条规定,单项体育协会对本项目的运动员实行注册管理,运动员必须在所属协会进行注册方可参赛。此后,运动员注册管理办法不断更迭完善,但核心出发点始终如一,即,保护人才培养机构的青训积极性,严防第三方挖角。

在明白了这一基本原则后,你就发现,过去三十年,中国体育运动员注册管理办法的核心主旨是界定清晰运动员的人力资本产权归属,从而便于管理,而非推动人才加快流动。在地方体育局培养运动员时代,运动员注册制几乎称得上大获成功,很多运动员从十岁到六十岁都一直待在同一单位。而中超、CBA等联赛开启职业化进程后,越来越多的俱乐部选择独立投资建设三级梯队,如此一来,培养的青训人才产权就属于俱乐部所有。

中国篮协曾制订《全国篮球运动员注册与交流管理办法实施细则(试行)》,其中第十七条规定:注册单位与运动员签署的代表资格协议期满后, 该注册单位享有对该运动员的优先注册权。上一份合同如果球员效力1-3年,那么对应的优先注册权期限为12个月;4-6年则优先注册权期限为24个月;7-9年,则优先注册权期限为36个月。

而如今在CBA公司稳步推行标准合同和工资帽后,CBA球员在自由流动和薪水平等透明方面取得了不小的进步。2021年休赛期,甚至连正值当打之年的常规赛MVP王哲林都如愿进行转会,这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今年休赛期,周鹏、高诗岩、丁彦雨航这三位CBA全明星球员也均完成转会,换作以往,周鹏这种队魂级别的功勋老将是不可能离队的。整体而言,CBA在人才流动方面正在逐渐放开。

即便CBA规则应该保护俱乐部青训的积极性,但也有一些篮球经纪人认为这种保护有点过头。在CBA现行的球员注册管理办法下,凭借着合同到期后的优先签约权,明星球员理论上将永无自由球员身份。于是开始纷纷抨击CBA的注册规定是恶法,并呼吁CBA应该效仿NBA,在球员合同到期后,用“受限自由球员”来取代“优先签约权”,让更多球员可以自由转会。何况,当前,大量自主意识彻底觉醒的95后球员开始成为CBA主力,CBA规则在下一阶段修订时确实应该更加人性化,规则对青训的保护应该有一个合理的度。(延伸阅读:《周琦能成为CBA版博斯曼吗?》)

当然,想要让球员实现自由转会,最根本的还是改变CBA现有的人才培养模式。如果CBA能够像NBA一样几乎全部靠选秀大会来引入人才,各俱乐部无需再为青训而大力投资,届时CBA球员的流动性必将大幅提升。在国家大力推进体教融合的大背景下,CBA的人才来源有望在未来逐步倚重CUBA,这会是推动CBA球员自由转会的最终答案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