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注册解惑:赵睿1年C合同有玄机高诗岩转会只能签B合同

CBA注册解惑:赵睿1年C合同有玄机高诗岩转会只能签B合同

2022年夏这个CBA注册期让人格外印象深刻。在发生了郭艾伦通过新华社发声公开申请转会、广东宏远与功勋队长周鹏依依惜别、赵睿以1年C类合同留守宏远、CBA联赛两届常规赛MVP丁彦雨航加盟上海久事、山东高速成功推动高诗岩从租借变为永久转会、周琦和郭艾伦被各自母队预注册等大事件的背后,体现出的是CBA俱乐部、球员、经纪人对CBA现行游戏规则的理解和灵活运用也达到了非常熟络的境界。

CBA工资帽和标准合同推行三年后,不仅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CBA人才流动的活跃度、俱乐部建设健康薪资体系的积极性,而且也让CBA参与各方很快形成了尊重规则、吃透规则、灵活使用规则的意识。回首2022年这个CBA注册期的很多饶有趣味的操作,都是基于各方吃透规则和灵活利用规则这个前提。球迷们能充分理解这些操作吗?

作为CBA联盟当前财力最雄厚的俱乐部之一,上海久事自入主上海男篮以来就不断招兵买马,希望尽快重塑冠军荣光。今夏,上海久事成功引入两届常规赛MVP丁彦雨航、内线悍将闫鹏飞并上调留洋归来的李弘权进入一队,锋线实力进一步获得提升。而在针对上赛季半决赛暴露出的后卫线经验短板进行补强时,上海久事这个夏天一直在积极追求广东宏远C类合同到期的当家后卫赵睿。

这个夏天,广东宏远、赵睿本人、上海久事三方也围绕这一意向展开了深入谈判,但赵睿在8月30日晚通过社交媒体宣布留守广东宏远。次日,广东宏远的注册信息显示,赵睿和广东宏远续约仅一年,并且,本拥有签下D类顶薪合同资格的赵睿签的却是C类合同。赵睿仅签下1年C类合同传递了非常微妙的信息。

赵睿虽然是在8月31日注册截止日当天“压哨”注册,但他在8月30日就通过社交媒体“自宣”回归宏远。这和其他压哨签约的球员不同。在这背后,则是CBA注册规定要求“转会截止时间为注册期截止日前48小时,逾期不再接受球员转会申请。”所以上海久事虽然一直在积极推动交易并直到规定的交易截止时间前都在仍在积极游说,但赵睿的去留结论无需等到8月31日注册截止日。

在上海久事向广东宏远提出希望赵睿转会的诉求后,双方进行了非常友好的交流,并已经触及非常实质的交易筹码问题。2021年夏,上海久事为了得到福建男篮手中的王哲林D类合同独家签约权,送出了2020年CBA状元区俊炫、潜力后卫潘威、2021年首轮6号签(后选中黎伊扬)以及部分现金。坊间传闻,所谓的部分现金可能高达7500万元。此番上海久事在追求赵睿时,在操作层面也是其是要得到广东宏远手中的赵睿的签约权。而广东宏远开出的价码则是部分现金外加李添荣、戴昊两位潜力股,坊间传闻,这次的部分现金可能是1个亿。最终上海久事不愿意送出李添荣、戴昊两位潜力股,交易未能达成。

毋庸讳言,疫情这三年来让中国体育竞赛表演业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君不见曾因令人咂舌的金元战略而被视为全球第六大足球联赛的中超本赛季大幅压缩球员薪水,曾一个赛季运营成本高达29亿的广州恒大足球队本赛季的运营成本已被要求不得超过1500万元。财大气粗的中超犹且如此,CBA的民营俱乐部日子自然也很难挨,就连底蕴深厚的宏远王朝都有些捉襟见肘。在薪资和出场时间等方面迟迟未能达成一致的情况下,宏远不得已才放走了球队功勋队长周鹏,而球队的另一核心资产、合同到期的赵睿也被上海久事看上。

在谈判的过程中,赵睿本人、广东宏远、上海久事都表现得非常职业且具有人情味。广东宏远没有断然否决赵睿转会的可能性,而是开出了转会价码。赵睿一直都非常感激宏远的培养之恩,即便是真的转会也要给母队足够的回报。上海久事也全程正面和宏远进行坦诚交流,不仅尊重CBA的游戏规则,也表现出对宏远王朝的足够敬意。

虽然各方最终未能达成一致,赵睿顺其自然选择留队,但赵睿没有签D类合同,而是以C类合同续约1年,既是对暂时遇到运营资金困难的母队的体谅和帮助,也用这种甘与母队同舟共济的诚意赢得了广东宏远的认可。同时,C类合同起步可以签约1年,而D类合同起步就要2年,1年C类合同可以让赵睿有更灵活的选择。

明年,赵睿合同将再次到期,各方也将再次面对抉择。届时,赵睿可以根据宏远俱乐部的实际情况和自己的诉求来做出灵活决策,既可以选择留队以D类合同续约从而重塑冠军荣耀,也可以视宏远的发展战略来调整自身的职业规划,比如商讨合适的转会机会去强队继续争冠。双方对此虽不明言,但已有默契,宏远感念赵睿今年选择C类合同与俱乐部同舟共济的情谊,或许会下调转会门槛以成全正值当打之年的赵睿。

在8月31日截止日当天,周琦、郭艾伦等为国征战的国手们均被各自的母队进行了压哨预注册。从CBA注册规则角度出发,究竟该如何正确看待两人被预注册一事呢?

首先,预注册是CBA赋予俱乐部的权利,俱乐部只是在规则范围内使用了这一权利,无需得到球员的同意。

常规而言,预注册是为了推动人才交流,日常只用于中国本土NBL球员和在海外联赛效力的本土球员,但在国家队有比赛任务且比赛任务超出了注册截止时间时,过往中国篮协依据《中国篮球协会注册管理办法》就有为国家队比赛任务的国手们酌情延长注册时限的惯例。而在CBA公司成立后,CBA公司也会依据中国篮协规定和过往惯例为球员延长注册时间。

此前在8月8日,CBA公司就向各俱乐部下发了《CBA公司关于2022-2023赛季CBA联赛注册有关事宜的补充通知(一)》。其中明确提出,代表中国男篮在海外参赛和拉练的国家队员如果来不及在8月31日之前完成注册,可以申请延期注册,但俱乐部必须在注册截止前为其进行预注册。既然CBA规则赋予了俱乐部预注册的权利,所以,今年为国出战的国手们基本都被各自所属的俱乐部进行了预注册。

其次,虽然进行了预注册,并因此多获得了至少17天的和球员谈判时间,但周琦大概率不会重返新疆男篮,而郭艾伦能否与辽宁男篮续约也是未知之数。如果过了9月18日仍未续约,两人本赛季将无法为各自的母队打比赛

《CBA公司关于2022-2023赛季CBA联赛注册有关事宜的补充通知(一)》明文规定,国手们在回国后解除集中隔离及按所在地防疫部门要求完成居家健康监测(以解除隔离及完成居家健康检测相关证明为准)次日起7日内提交注册材料。而按照国内目前的防疫政策,入境人员要接受“7天集中隔离医学观察+3天居家健康监测”。7+3+7=17天。这意味着国手们所属的俱乐部在注册截止日之后至少有17天的时间来游说各自的国手续约。根据CBA注册信息显示,郭艾伦、周琦、顾全、沈梓捷、姜伟泽、胡明轩、徐杰等国手均处于合同到期状态。

9月2日,中国男篮入境后在四川成都开始接受隔离。如果按照这个时间来推算,这批国手的CBA注册截止时间为9月18日。按照目前的观察来看,顾全等球员与母队续约应该是顺理成章之事,郭艾伦、周琦能否在9月18日前和母队能够有良性互动甚至续约才是外界最关注的。

对周琦而言,由于去年休赛期与新疆闹得不欢而散,且为了自由球员身份而经历了颇为煎熬的“CBA联盟调解——CBA联赛纪律与争议解决委员会合议庭仲裁——中国篮协仲裁”三个阶段的调解仲裁,经历了这么多正面碰撞,周琦与新疆男篮恐怕很难重归于好。

至于郭艾伦,虽然从未公开自己与母队的分歧或矛盾点,但他公开通过新华社发声要求转会,同样引起了不小的舆论关注,并且目前他与辽篮的谈判暂时未取得任何进展。综合多方信息判断,郭艾伦目前有三个选择:一、和辽篮达成一致,希望借此换取辽篮允许自己明年转会的承诺。二、未能和辽篮达成一致,郭艾伦可能会选择前往美国自训和调理身体。三、接受海外篮球俱乐部的邀约,前往海外联赛历练从而进一步提升综合实力。关于郭艾伦的这三个选择的具体分析,详见《CBA注册截止,郭艾伦、周琦去留悬念推迟至9月中旬》一文。

再次,如果周琦、郭艾伦未能在9月18日完成注册,他们本赛季铁定无法代表各自的母队征战CBA联赛,但理论上,他们仍有机会代表别的球队参加CBA后半程比赛。当然这是纯粹从规则角度来分析,这种理论性的可能在实操层面微乎其微。

按照CBA规则,在赛季中期会设置有注册窗口期(具体时间CBA每个赛季都会另行通知),这个赛季中期的注册窗口期受理两类注册,一类是赛季前完成注册的国内球员进行球员互换;另一类是认领自由球员。

目前,周琦和郭艾伦属于合同到期,但新疆男篮和辽宁男篮分别拥有对周琦、郭艾伦的D类合同独家签约权。从规则的理论层面出发,假如后续周琦、郭艾伦能说服各自母队放弃独家签约权,那么两人就会成为受限自由球员(认领球队须支付培养费)或自由球员(无须支付培养费),随后第三方球队就可以通过认领的方式与之签约,并在赛季中期的注册窗口期为其注册,最终让球员赶上CBA本赛季后半程的比赛。

虽然这种可能性属于抠规则字眼的理论性可能,想要说服球队放弃郭艾伦、周琦的D类合同独家签约权更是基本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但这毕竟存在着一丝可能,所以目前不能言之凿凿地表示“郭艾伦、周琦如果不与母队续约就一定会无缘新赛季的CBA”,只能肯定的是,“郭艾伦、周琦如果不与母队续约就一定不能代表母队征战新赛季的CBA”。

最后,郭艾伦、周琦毕竟都是国家队核心球员,2023年世界杯的成绩好坏将直接决定中国男篮能否参加巴黎奥运会。虽然球员和俱乐部陷入了谈判僵局,周琦和新疆男篮去年甚至一度闹僵,但其实各方完全可以在遵循规则和尊重国家队利益层面的前提下表现得更加职业和人性化一些,从务实的角度来解决问题,而不是一味执着于面子和意气之争。

毕竟,强扭的瓜不甜,身在曹营心在汉势必会导致双输甚至多输局面,中国男篮在2019年世界杯失利、无缘2020年东京奥运会后引起的连锁反应已经让每一个靠中国篮球人感受到了切肤之痛。面对当前的续约僵局,各方不如各让一步,搁置所谓的意气之争,真正的职业俱乐部和职业其医院没有什么问题是不可以通过谈判来解决的。比如,球员可以承诺全身心为球队再效力一年,最好能用冠军为自己换取明年的自由身,而俱乐部则开出放弃或转让独家签约权的筹码,如此一来,俱乐部、球员、联赛乃至国家队均将从中受益。

值得一提的是,前段时间朋友圈传出了一张位于乌鲁木齐的某篮球俱乐部招聘俱乐部总经理的截屏,要求具有CBA总经理或副总经理任职经历,还要负责CBA球员及青年队球员注册、转会、租赁、交流等工作。如果这个招聘并非讹传的话,是否会给周琦事件带来一丝转机呢?

CBA稳步推进工资帽和标准合同已有三年,CBA人才流动性逐步提升,今夏,高诗岩、丁彦雨航、周鹏等全明星球员的成功转会让人眼前一亮,从整体人才流动规模角度而言,这是CBA有史以来人才流动规模最大的一个休赛期。当然,相比于2007年夏的巴特尔加盟新疆、2021年夏的王哲林转会上海,今夏还缺少一个撼动联盟格局的超级球星交易。未来或者随着规则的完善,可以预见的是,超级巨星在当打之年转会也可能会成为常态。

这个休赛期,无论是高诗岩转会山东、易建联连续两年以1年C类合同续约宏远、还是四川男篮全队注册了21名球员却无一人顶薪、曾令旭在合同期内新疆却未为其注册等事件,也均体现出各方对规则的理解和运用。

在租借了高诗岩两个赛季后,山东男篮终于在今夏正式推动了高诗岩的永久转会,为此付出了2500万元的转会费,这是今夏价格最高的转会费,但更是一桩皆大欢喜的多赢交易。山东男篮阵容升级,有望稳定地成为一支季后赛强队甚至在联盟格局不明的情况下成为冲击冠军的一匹黑马。过去总是在辽篮扮演替补角色的高诗岩终于成为了一支球队的核心球员,可以充分释放自己的得分能力。至于投资人长期滞留海外、俱乐部面临巨大财务压力的辽宁男篮,则通过这笔2500万的转会费缓解了燃眉之急。

值得一提的是,辽宁男篮在上赛季夺冠后迟迟未能发放夺冠奖金,直到8月初,辽篮球员才领到了迟来三个多月的夺冠奖金,稍稍安抚了军心。坊间传闻,这笔夺冠奖金和高诗岩转会费金额相当,且与两队基本谈妥的时间相近。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辽宁男篮和山东男篮此前基本已谈妥高诗岩的转会事宜,但山东男篮说服高诗岩仍花了一些时间。根据2021年的辽篮注册资料显示,高诗岩当时与辽篮的合同属于B类合同,剩余两年。今年7月31日后,高诗岩的B类合同仅剩1年。而在商讨转会山东的事宜时,高诗岩需要重新签订合同,坊间传闻他希望能直接签订D类合同,这个分歧也是延迟其签约的因素之一。而最终的结果是,高诗岩今年与山东男篮重新签订了1年B类合同,但山东男篮承诺明年会给他D类合同。

为什么山东男篮今夏不能直接给高诗岩D类合同?这其实是严格遵循CBA规则。只要熟读CBA规则就能发现这条规则,“B类合同期内转会球员,须与新俱乐部签署与原俱乐部聘用合同剩余年限相同期限的B类合同。同时,新俱乐部享有该球员全部 B 类合同的权利(不含薪金)”。高诗岩此前与辽篮的B类合同剩余1年,所以他转会山东后新签的合同也必须是1年B类合同。

至于易建联今夏再度与广东宏远签署1年C类合同,体现出易建联作为宏远老大哥的高风亮节。

曾经在CBA标准合同推行前,坊间传闻易建联年薪高达税后2000万元。而在老合同结束后的2020年夏,易建联选择与球队以D类合同续约一年,当年度的D类合同最高额度为税前800万元。不过,D类合同年限最长可为5年,他完全可以一下子签5年,但为了球队的薪资空间弹性,方便球队未来挽留住更多青年才俊,易建联只签下1年D类合同。此后在2021年夏,他转而以C类合同与球队续约一年,阿联为了球队进一步降薪。

今夏,阿联再度以C类合同续约一年。要知道,当前D类合同最高额度为税前600万元,而C类合同最低30万元,最高也不能超过550万元,并且,C类合同年薪不得高于队内的D类合同,至少要比队内的D类合同少50万元。

目前广东宏远队内有一位享有D类合同的球星任骏飞,如果任骏飞的年薪是D类顶格年薪税前600万元,那么易建联的年薪顶格也只能是550万元。如果任骏飞的年薪没有达到D类顶格的600万,那么易建联的年薪只会更低。

当然,原则上,易建联也E类合同即老将合同的规则,并且老将合同的基本工资将不计入球队工资帽。但俱乐部却不忍让阿联拿老将合同,因为根据CBA规定,E类合同虽然不计入工资帽,但如俱乐部无顶薪球员或顶薪球员不满3 人,则E类合同的薪资不得超过该俱乐部最高C类合同球员薪资。这意味着,如果阿联拿E类合同,那么他不仅比D类合同的薪资低,而且还要比C类那个最高金额的球员的薪水低,俱乐部显然不忍让阿联牺牲太大。并且根据CBA规定,俱乐部在E类合同到期后仅有该球员D类合同独家签约权,这也违背了阿联为球队节约D类合同名额的初衷。

按照CBA规定,每个赛季CBA俱乐部注册的球员最少不得低于16人,最多也不得超过20人,注册数量不符合规定的俱乐部将丧失本赛季的参赛资格。但今年四川男篮的注册显示他们注册了足足21人,为此他们也没能给加盟湾区翼龙队的朱松玮进行预注册。

其实,查阅CBA规定可以发现,CBA为鼓励各俱乐部参加选秀大会而做出规定,如本赛季注册已满20人,选秀球员可不占用俱乐部注册名额。四川男篮注册的21人中,洪辛系选秀球员,不占用注册名额,所以四川男篮可以注册21人。但也因为用满了20个注册名额,所以四川男篮不能再为朱松玮进行预注册,这意味着万一朱松玮后续想要回归CBA,本赛季也不能代表四川男篮参赛。多说一句,四川男篮虽然注册了足足21人,但球队中没有一个拿到D类顶薪合同。这其实也不奇怪,只要本土球员的薪资总额不低于CBA规定的工资帽下限1440万元即可。

本赛季也有一些身处合同期内却未被母队注册的球员,比如新疆男篮的曾令旭等人。曾令旭目前与新疆男篮还剩下1年C类合同,而新疆男篮注册名单有20人,其中有一名选秀球员,按理说新疆男篮也可以注册21人,但最终新疆男篮未给曾令旭注册,这让曾令旭有些遗憾。曾令旭今年已35岁,但他自信自己的身体状态还能再打两个赛季的CBA比赛,但今夏新疆男篮却希望能将其交易,但交易未果。此番未给曾令旭注册,曾令旭则表示将与球队进行进一步的沟通,以确定之后的计划。

曾令旭这种情况并非个案。在合同期内未被注册则将无缘代表母队征战CBA,但如果可以买断合同的话仍有机会代表其他球队参赛。根据CBA规定,在合同期内俱乐部仅能通过合同买断及协商解约两种方式解除《国内球员聘用合同》,同时规定:(一) 俱乐部可以在本赛季常规赛开赛日当日至本赛季交易窗口期开启日当日前一日选择买断任意类型的球员合同;(二) 俱乐部与国内球员可以在交易窗口期结束日后一日至下赛季常规赛开赛日前一日通过协商解约的方式解除聘用合同。

需要指出的是,合同买断是俱乐部非因球员伤病原因提前解除聘用合同,须支付该球员买断费作为经济补偿的解约形式。C类合同是薪水金额的50%。在这种情况下,曾令旭需要说服球队在中期交易窗口期开始前买断自己的合同,然后变成自由球员,从而被其他球队认领,这才能通过赛季中期的注册窗口期赶上剩余比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