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体育老师

“真假”体育老师

“教育应该如何赋予青少年健全的人格”,这是一个复杂的命题。国家的政策导向努力为青少年营造全面、健康的受教育环境,但现实的症结依旧存在。

当我们去谈教育时,宏观层面会谈素质教育、均衡发展,目光落地会谈地域发展不均衡、老师数量和基础设施差异等等。而当我们目光再度聚焦,尝试关注教育体系中的“边缘角色”——体育老师时,我们发现,他们或许是教育生态的关键因素,正视症结并解决,才能从根源惠及青少年。

她大口喘息着,塌着肩膀,左手按在膈肌处,好像有点岔气。眼线也晕开了,头发一缕缕贴在脸上,汗水混杂着粉底浸湿了前襟。

和她一起在场馆里参加培训的近百人都是“体育老师”,如果不刻意提起,路过的人大概很难判断出这些正在接受培训的人都是体育教师——毕竟一个经典的热身动作“伟大伸展”被他们做出了无数种版本,姿势迥异。

在来之前,他们以为这次暑期培训和往常一样,由优秀的体育教师进行大课分享,作为配角的自己,学两天理论即可。谁知这次为期两天的体育老师培训,仅有半天理论学习,其余时间都是实训课——运动量超出想象。有老师在组间私语:“太累了!如果我这样教学生,学生会告我体罚的……”

严格地说,他们并不是“体育老师”,他们可能是语文老师、英语老师、数学老师、美术老师、音乐老师……但他们都得给孩子上体育课。

▲ 2022年7月,安踏体育课教师培训落地湖北省武汉市,来自湖北省的近百位一线体育教师参与培训(受访者供图)

“体育课怎么上”是黄佳典老师的历史搜索词条,他是湖北省黄冈市罗田县九资河镇徐凤冲小学的数学老师,兼任体育老师。

在黄老师眼里,一节常规的体育课就是“三件套”——集合列队、热身操、跑圈。他年少时期的体育课就是这么上的,课程内容就这么一代代延续下来了。

上了一段时间后,黄老师谋求突破,想给孩子们带来更有吸引力的体育课。于是他继续求助网络,试图获得体育课教学攻略,搜索词条新增“小学体育游戏”。按下回车键后,网页显示出老鹰抓小鸡、丢手绢、跳格子等搜索结果。最后,三件套加小游戏撑起了这个数学老师一整年的体育课规划。

不止黄佳典,教师身兼数岗的常态背后,是几十万的专业教师的缺口。教育资源分布不均,基层教师过度匮乏,让“兼任体育老师”成为乡村基础教育的常态。

在一个三千多人的全国体育教师交流学习群里,随时可见一线体育老师的自救之举。有的体育老师没有教研经费,其他老师就凑钱买课,然后分享在群里;有些大学刚毕业的体育老师,虽然专业是体育,却不懂怎么教学,也来群里求助。

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体育课程主管边芳曾数次见到相似的场景:孩子们集合完毕,哨声一响,就开始玩命往返跑。“没有任何技巧和方法,不会正确的摆臂和呼吸……”边芳有些心疼:孩子们的状态是体育老师教育方式的直观投射,他们很可能会带着不正确的运动姿势长大成人。

“有些体育专业的学生,进入大学后甚至不会标准的站姿、跑姿。”刘甄悦是北京林业大学副教授、儿童青少年运动专家,全国竞技健美操冠军、全国首批运动健将,还担任北京市大学生体育协会健身舞蹈分会执行秘书长等职务。他曾遇到很多孩子只会双脚跳绳,不会交替单腿跳;还有更夸张的是只会按一个速度快速跳绳而无法放慢节奏,因为老师要求每个孩子必须按满分节奏练习。“其实很多体育教学内容都是基本动作技能,小学、初中就需要掌握,可大部分孩子一直到大学都没有得到老师的专门指导。”刘甄悦说。

早在2011年,刘甄悦便启动研发全功能训练课程,搭建理论和课程模板,但苦于资源受限,课程难以深入青少年体育教育。于是刘甄悦转而借助大学生体育协会的平台在各大高校进行推广,想率先改变“未来的体育老师”。

转机出现在2017年。刘甄悦偶然认识了安踏集团企业社会责任总监任心照,更强大的资源聚拢了过来。

彼时,上市十周年的安踏集团已经从一家传统民营企业转型成为一家具有国际竞争能力和现代治理结构的公众公司,安踏集团正在尝试突破常规公益捐助的形式,正在进行一场关于长期主义的试炼。

任心照印象深刻,针对“青少年体育公益”这个宏观命题,集团董事局主席丁世忠要求先发现问题——摸查乡村青少年体育教育的缺失,再针对性地解决问题。2017年,安踏发现了乡村青少年难以享受到均衡教育的症结。同年7月,《中国贫困地区青少年体育现状调研报告》由安踏正式发布。

基于报告的指导,安踏公益延伸出一个“直球式”的底层逻辑,即买不起专业运动装备,捐助梦想装备;基础设施差,捐建梦想中心;体育课枯燥、体育老师缺失,设计更好的体育课程,给孩子一个优秀的体育老师。

还是在2017年,“安踏茁壮成长公益计划”正式发起。除安踏集团外,共同发起人还有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与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

“在我看来,茁壮成长公益计划的诞生具备必然性,我们考虑到行业影响力、专业能力、可持续发展动力等核心能力,所以把品牌资源最大化在公益行动中利用起来。”安踏集团副总裁李玲在接受采访时说。项目推进过程中,调研结果以更具象的现实形态展示在安踏面前,愈显紧迫。

安踏联合各维度、各领域的资源,悄然打响了一场关于改变乡村体育教育生态的团战。这场战役让来自完小、村小、希望小学的体育教师们,终于在几年甚至几十年的体育教育生涯中,第一次被纠正了姿势,也认识了“正确的体育课”。

▲ 安踏体育课教师培训江西站启动,刘甄悦老师逐一纠正体育老师摆臂姿势(受访者供图)

2022年7月,一场落地湖北省武汉市的安踏体育课教师培训给出了答案,这场三天的培训里,刘甄悦和他带领的三人助教团将所有基础训练动作进行拆分讲解,再密集地向体育老师们输出。在刘老师的理解中,安踏体育课解决的是青少年在体育中面临的基础训练,目标直指青少年体育素养的培养。

什么是正确的站姿、坐姿?怎么跑步是对的?如何进行基础的力量训练,正确的发力点在哪里?哪些游戏能够增强学生间的黏合度……除培训之外,安踏将每个动作拆分制成教学手册,也在系统上传专业动作视频,确保课程结束后受训老师可以随时复习。

三天的培训“带给孩子,能够让青少年接触专业性强的、趣味性的体育课,因此需要体育老师深度参与”,安踏集团企业社会责任经理官紫依提到,“我们还发现教师其实没有想象中积极,我们需要想办法调动老师们在学校开课的积极性。”

2021年冬天,体育老师孙兰兰以一己之力,为学校百余名学生“挣”了每人800元的安踏羽绒服。

“是用开课积分兑换的,我们村子里的小孩,没穿过那么好的羽绒服,平时都是一两百的羽绒服穿到破破烂烂的。”孙兰兰大笑着说,“我们学校开了表彰大会,给我颁了模范奖。”

看到学生们穿上新羽绒服时,孙兰兰的幸福感快要溢出胸口。她是成长速度极快的村小教师,两年前接触安踏体育课后,她几乎将课程贯穿自己的整体教学计划,并带动同校体育教师共同学习,一年内便成长为二星教师。

接受过安踏体育课培训的体育老师即为一星级教师。他们可以通过线上系统记录同步自己的日常上课情况,再由基金会根据开课情况和课程思考内化进行更多星级评定,教师及其所在学校将直接发放教育经费,根据评定结果,还将通过基金会提供安踏装备包、安踏运动场、安踏运动营参与机会。这一设计从制度上调动起了体育老师的积极性。

“茁壮成长公益计划也是在摸索中前进的。”官紫依介绍,安踏体育课推进初期,会有即将退休或者怀孕的老师参与,但课程强度让他们望而却步,茁壮成长公益计划升级2.0后,对教师进行了严格的筛选。

2.0版本延伸与迭代出安踏装备包、安踏体育课、安踏梦想中心、安踏运动场、安踏运动营、安踏希望班六大板块,六大板块既相互独立而又具有内在关联,形成了系统性与完整性,“茁壮成长公益计划”的环环相扣直观体现安踏试图改变中国乡村体育教育生态的目标。

▲ 安踏集团持续向欠发达地区青少年捐赠专业运动装备。在此过程中,安踏将孩子们的尺码进行系统收集,再针对性捐赠,确保孩子们收到合适自己的安踏装备包(受访者供图)

孙兰兰老师是典型的东北姑娘,直言快语。在学生眼中,她是严厉的体育老师,抱腿提膝不标准,孙兰兰会严厉批评,当她想教孩子们做示范动作时,目光所及的地方孩子们都在躲闪,这份严厉也体现在提交的开课记录里。

“边芳老师跟我说,要先让孩子们动起来,不要只盯着错误的地方。”改变是双向的,孙兰兰的改变很快便见到成效,“我们村子里有些孩子是留守儿童,本身就有些自闭,以前不敢跟我对视,几乎是透明人,后来会偷偷跑到我身边,问我动作做得对不对,有时候专门提醒我下节是我的体育课。”

2022年7月,孙兰兰背着一个书包,揣着几件短袖、一个大水壶,斜跨整个中国,从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宝清县坐了一天飞机加一夜卧铺抵达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巍山县,这一回,孙兰兰是讲师。在边芳看来,孙兰兰的气场已经完全变了,她放松很多,自信很多,早已不是之前怯场的样子。

▲ 安踏体育课教师培训巍山站,成长成为二星教师的孙兰兰老师(右一)在培训体育老师时更加从容(受访者供图)

以体育课为链接,打开孩子心门的还有吉林省真爱梦想学校(吉林省孤儿学校)的体育老师范超,他是第一批三星教师。

▲ 2022年3月,吉林省抚松县安踏体育课教师培训前的示范课上,第一次参与安踏体育课的孩子们充满好奇,图中范超老师正在示范双人半蹲静态拉伸背部和腰部动作(受访者供图)

2021年一次常规的安踏体育课上,范超对孩子们进行灵敏度训练时,发现了灵敏度极高的婷婷。但对于选拔苗子进入校足球队来说,五年级的婷婷年纪偏大,可范超不想放弃。

“我希望孩子们能小升初时能考出去,去看看更广阔的世界,拥有更多的选择。”范超说,“我问她想不想加入,她没说话,点了点头。她其实还不懂这意味着什么。”

▲ 在接受安踏体育课的热身后,孩子们开启了足球专项训练。他们努力用体育链接未来,2021吉林省锦标赛,吉林省真爱梦想学校代表长春市获得U11组吉林省总冠军(受访者供图)

藏着伤痕长大的孩子,或许需要更多改写命运的方式。对于孤儿学校的孩子们来说,相较于应试教育,特长或许是触达另一种未来的唯一选择。

最初,婷婷非常内向,集体训练时,她默默在一旁颠球,和孙兰兰的学生相似,婷婷也是一个“没有声响的孩子”。加入球队后,她渐渐打开心扉,尝试用足球去撞开自己未来的门。

孩子可能无法具象地形容体育带来的快乐,但他们的眼神,话语,笑容……每一个细节的投射,都反映出这份快乐在他们心里的样子。

▲ 2019年6月20日,“爱不止步 点亮未来“安踏茁壮成长公益计划会师仪式在甘肃省白银市会宁县北关小学举办,孩子们初次体验安踏体育课,兴奋地为比赛中的伙伴呐喊(受访者供图)

“有时候大老远就能听见她在操场上笑”,范超明显感受着婷婷的变化,有时在球场受伤,腿上鼓起拳头大小的肿块,她也没有退缩,咬牙坚持着,或许对她来说,这份快乐和那份未来更值得被珍视。2022年,婷婷成为长春孤儿学校小学部唯一考出去的孩子。

“体育的本质,在于培养孩子健全的人格,并在此过程中梳理超越自我的精神,体育并非只是一个目标。”刘甄悦在接受采访时,如此表达自己的“体育观”。

“教育应该如何赋予青少年健全的人格”,这是一个复杂的命题。国家的政策导向努力为青少年营造全面、健康的受教育环境,但现实的症结依旧存在。

当我们去谈教育时,宏观层面会谈素质教育、均衡发展,目光落地会谈地域发展不均衡、老师数量和基础设施差异等等。而当我们目光再度聚焦,尝试关注教育体系中的“边缘角色”——体育老师时,我们发现,他们或许是教育生态的关键因素,正视症结并解决,才能从根源惠及青少年。

随州外国语学校的体育老师张再再对此深有感触。与其他老师交流时,她发现很多老师只是在抱怨——没办法好好上体育课是因为学校不重视、是因为没有场地、篮球足球烂了……张再再对此不屑一顾,没有物资就自己动手,她曾和同事一起支起篮球架、铺设跑道。“其实在体育教育生态里,最根本的是教师个人。”

“我们没有把这个公益计划做成单一的公益项目,而是做成完整的育人工程。”在安踏李玲看来,做好乡村体育教育公益事业的重要意义在于,乡村体育教育生态的内驱力正在逐渐形成,而这也将成为撬动乡村振兴的支点之一。

这个过程中,理想与复杂的现实交织,而唯一的见证者只有时间,因为在“正确”的体育教育中成长的孩子们,才是良性教育生态的线

三星教师范超与二星教师孙兰兰成为了安踏茁壮成长公益计划的一环,在安踏茁壮成长公益计划启动的5年间,和他们一样的二星教师只有14人——教育是需要长期深耕的,安踏在青少年体育教育的尝试上谨慎而富有耐心,他们笃信长期主义。

而数字14的背后,是安踏扎实的公益基础。截至2022年6月30日,“安踏茁壮成长公益计划”已累计投入现金及装备超6.2亿元,捐建了161间安踏梦想中心和13个安踏运动场,培训了3392名一线万名青少年。

见过世界的人,正在尝试把世界带向更多人。参与团战的每个人,都在无声地诠释这句线日,安踏排球运动营在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高坡乡甲定小学开营,来自贵州省各州市的50名师生与中国女排奥运冠军魏秋月、刘甄悦老师一起为孩子们带来一场与众不同的安踏体育课(受访者供图)

“从基金会到团省委、团县委、教育局、学校、乡村体育教师,甚至包含学生家长、学生个人等,‘茁壮成长公益计划’需要集合社会力量共同来努力,才能保证公益项目达到预期。”李玲说,“社会各方存在共识,共识之下,除了安踏搭建‘茁壮成长公益计划’的平台外,还要能够持续不断共同的努力,这个才使公益最终具备持续性。”

而“安踏体育课”(由最初的“安踏运动梦想课”演变而来),作为公益核心,是所有资源和效果的呈现载体。公益项目行至五年后的今天,安踏发现这份关于长期主义的选择,是一条最艰难的路,它很难在短期内看到规模化的成效,甚至很难从健全人格的维度进行项目效果评估。正因为困难,才更有价值。

与其说安踏想给这个时代留下一批优秀的体育老师,不如说他们想让这一代孩子别错过成长阶段最关键的一环。

▲ 2021年9月4日,安踏茁壮成长公益计划落地北京强棒天使棒球基地,来自大凉山等地的棒少年们在安踏集团捐建的001号安踏运动场上体验安踏体育课(受访者供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